<bdo id="phcg8"></bdo>
  • 歡迎訪問武漢大學黨內法規研究中心! 您是本網站的第 位訪客

    學術研究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資訊 > 正文

    【會議實錄】“第二屆全國黨內法規青年學者論壇”第一單元實錄

    來源:   作者:  發布時間:2020-07-16 17:10:39  瀏覽:

    2020年7月11日,武漢大學黨內法規研究中心、海南大學法學院、《黨內法規理論研究》編輯部共同舉辦了第二屆全國黨內法規青年學者論壇。在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本屆論壇以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舉辦,來自武漢大學、海南大學、山東大學、西北政法大學、吉林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國防科技大學、湘潭大學、西南政法大學、新疆大學、中共中央黨校、中南大學、華東政法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法官學院、國防大學、廈門大學、北京聯合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上海社會科學院、湖北警官學院和中共湖北省委辦公廳、中共湖南省委辦公廳等高校、科研院所和實務部門的40余名學者參加論壇。武漢大學法學院助理研究員、武漢大學黨內法規研究中心研究員蘇紹龍、中共湖南省委法規室鄧嶸、吉林大學行政學院博士研究生李洪川、華東政法大學黨內法規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李堯等4位主報告人作了主題報告,來自國內高校、黨校的20位知名學者分別對主報告人的發言進行了精彩點評。專家們從自身的專業背景和研究領域出發,進行了多學科、寬領域、多視角的激烈討論,把黨內法規研究推向了新的高度。武漢大學黨內法規研究中心、海南大學法學院、《黨內法規理論研究》編輯部根據會議報告和點評情況,形成此次會議的主報告實錄共4篇。自即日起,根據主報告人報告順序,依次推送,供各位領導、專家、同仁參考。


    主報告人:蘇紹龍


    主報告人之一武漢大學法學院助理研究員、武漢大學黨內法規研究中心研究員蘇紹龍作《<黨內法規制定技術規范>試擬稿》主題報告。蘇紹龍研究員首先闡述了制定技術規范的必要性和試擬思路,然后結合文本對制定技術規范進行了詳細說明,最后對制定技術規范的定位及內容動態調整問題進行了分析。

    本單元由山東大學(威海)法學院院長肖金明教授主持。吉林省法學會黨內法規研究會副會長、吉林大學行政學院王立峰教授,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秦奧蕾教授,西北政法大學行政法學院管華教授,國防科技大學文理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系副主任朱道坤副教授,西北政法大學黨內法規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西北政法大學行政法學院院長姬亞平教授分別針對蘇紹龍研究員的主報告作了點評。

    王立峰教授認為,從立法的完備性,包括語言表述以及文本體例來看,文本借鑒了法學的規范用語和規范技術,使黨內法規得以在技術層面向國家法律靠近。盡管文本內容詳實、體例規范,有些地方還有待商榷:第一,黨內法規立規技術的專業化趨向日益明顯,可能影響黨史黨建、政治學等其他學科涉足黨內法規的學科領域;第二,在定位上,技術規范應當是宏觀的、中觀的還是微觀的仍不明確;第三,文本的標題最好冠以“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制定技術規范”;第四,文本總則部分第二條關于黨內法規技術應當如何定義,即本規范所稱的黨內法規是何種意涵有待明確;第五,不應全面復制《黨內法規制定條例》的基本原則,需要明確制定技術規范的專有原則。

    秦奧蕾教授認為試擬稿體系宏大,很多細節規定尤顯用心。秦奧蕾教授提出了四點建議:第一,規范名稱為“黨內法規制定技術規范”,因此“技術規范”概念是其核心亦是前提,決定規定的內容、應解決的問題等,應該對技術規范的“技術”范疇進行充分、確定性研究;第二,技術規范制定應該以提高黨內法規制定質量為目標,立規的質量評價比較且區別于國家法律,應該考慮黨內法規的特殊功能面向;第三,制定技術規范是以黨規實質制定權為核心的技術規范,但不等同于制定權本身,要設置技術化,而不是實質規則化;第四,黨內法規制定應當采用狹義的概念,也就意味著制定技術也應是一個狹義的概念,涉及清理、備案、解釋的問題不適宜出現在制定技術規范中。

    管華教授認為:第一,應當明確黨內法規制定質量問題,即其包括哪些方面、體現為哪些指標,此為研究黨內法規制定技術規范的前提性問題;第二,關于“正面清單和負面清單”的表述是否合適還有待商榷;第三,由于黨內法規具有外溢效應,在征求意見的過程中,哪些黨內法規可以向全社會征求意見,仍需考慮。

    朱道坤副教授認為:第一,應當明確條文的頒布主體;第二,技術性規范本身并非黨內法規的主干部分,希望文章從節約立法資源的角度進行思考;第三,對于第六條負面清單的問題,使用“負面清單”一詞是否合適還有待商榷。

    姬亞平教授認為,文章的選題十分具有理論意義和實踐意義,具有填補空白的作用,同時所展示出的總體框架較為合理。研究這一問題,首先要給技術規范一個合理的定位。它區別于《黨內法規制定條例》,也不是實施細則,還不是全國人大的立法技術規范,所以必須明確該規范的調整范圍,不可包羅萬象。同時還要搞清技術規范的種類,不能有缺漏。文章具體存在以下問題:第一,在結構上要加強表述的規范性,要注意對黨內規范性文件和黨內法規文本結構的考察,按照技術規范的類型安排結構。第二,在內容上要注意與已出臺的黨內法規文件避免重復。比如黨內法規的定義、制定的指導思想和遵循的基本原則以及制定程序等屬于《黨內法規制定條例》及其實施細則的調整范圍,在該文本中可進行刪減。第三,在作為技術規范在調整選詞用詞方面,建議對生僻詞范圍進行厘清,并要注意近義詞的用法,如“和”“或者”“以及”的使用方法,“的”“地”“得”的區別。我國實行九年制義務教育,因此所有文字和詞匯要限制在九年制義務教育的范圍內。

    (根據現場會議速記、錄音總結和部分專家書面點評意見整理而成,如有謬誤或紕漏,敬請批評指正?。?br>

    電話:027-87376716(招聘)、027-87376720(培訓、招生)
    傳真:027-67124218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八一路299號武漢大學珞珈山四棟
    • 微信號:whudnfg
    Copyright ? 2010 武漢大學黨內法規研究中心 版權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扑克王